《李忠宪专栏》海外马当初马

来源  :   最强驱动     2020-04-24 08:22:21

2020-04-24

《李忠宪专栏》海外马当初马

当初我要跑桐花马的时候,推坑我的学弟师父修民劝我不要,他的初马是 2017 年的柏林马拉松,他说那种在柏林马拉松初马的感觉跟初恋一样,一辈子都忘不了,我没有听他的话,还是把新竹的桐花马当成是自己的初马,我想是因为我的教育养成让我没有像他这幺勇敢,如果没有模拟那种状况直接上场,那种心理的压力和恐慌,可能会让我承受不了。

柏林马拉松跑完已经快一个礼拜,嘴角都还是一直笑的,分泌出来的脑内啡多巴胺实在太强,这一剂要退效可能还要好几天,这几天一定看起来像个白痴,双唇都合不起来。

把柏林马拉松当成初马,的确是件令人难以忘怀的事情,但是当时我在想,把柏林马拉松当成初马,最后跑不完没有拿到奬牌,更应该是永远记得,权衡得失之后,没有学弟师父那种勇气,还是把柏林马拉松当成二马,二马一样差一点跑不完,也一样永远难以忘怀。

海外马拉松的变数比国内的更大,坐了十五、六个小时的经济舱来到柏林,已经是一个很大的体力考验,时差是一个问题,柏林和台北有六个小时的时差,一来两天后就要跑,根本完全没有时间可以调时差,气候是一个问题,德国和台湾分别处于温带大陆型气候和亚热带海岛型气候,湿度和温度完全不同,当然柏林的秋天是让我最不能忘怀的地方,在这样的温度、湿度和空气之下,坐在柏林工大对面的路边咖啡座深深呼吸一口空气,感受吹来的微风,这种美好的回忆可以持续到死之前。

另外还有一个更重大的因素是观光旅游的感觉,明明是来跑马拉松,但是到了海外的城市,心情放鬆,五光十色的各种观光景点和艺文活动,上百个博物馆,尤其柏林爱乐、国家歌剧院等等等,德国猪脚和各式各样的美食,啤酒喝和非常便宜的红酒、白酒和香槟酒,再加上怀旧前往巡礼自己以往居住的生活环境,会让人完全忘记要跑步这件事情,什幺赛前训练,连暖身的动作都没有做,就是变成一种以马拉松为名目的观光旅游活动。幸亏还有资深跑者脸友提醒我要有所节制,否则说不定倒在路上,被送上救护车。我自己是一个人来的还可以自行调整,如果是一群人来的甚至加上已经参加了旅行社的旅游活动,恐怕更陷入这种情境,能够跑3小时或是有实力的跑者当然完全不用在乎这些事情,对个在 6 小时边缘的马拉松初跑者绝对是一件重大的考验。

在台湾跑马拉松的感觉并不好,炎热的太阳、污染的空气、不是很友善的人群,这些在柏林马拉松完全看不到,整个城市的马拉松跑道是完全封锁,路边挤满了为你加油的市民,有合唱团、鼓乐团,甚至还有管絃乐团,每个人充满笑容,到处都是小孩伸出手希望和你击掌,那种欢迎和为跑者加油的神情和欢乐的气氛,真的是让人宾至如归,缓解、鼓舞痛苦跑步内在的跑者,在台湾跑马拉松一般道路是没有这样封锁,常常需要等红绿灯,有时候甚至有人会碰到你,然后周围常常会有一些不满或厌恶的表情,感受是完全不一样。

已经有几个脸友贴文说他们明年要去跑柏林马拉松,在这样的世界着名的景点留下自己跑步的身影,不管是初马、二马、甚至百马,来跑次柏林马拉松,一定都是人生美好的重大回忆。